A-venir

@A-venir

云海


穿过躁动不安的人群,你向我走来
眼中有光,带着只有我能知觉的笑意
缓缓地,张开有温度的双臂

三米之外,你突然绽开笑容,弯了眼睛
我知道我没能控制住自己的表情

你是汪洋大海上升起的一轮明月
远远照亮着我的人间。

Sunday



午后三四点钟的光景,屋后的檐廊里只有他一个人。庭院里暖洋洋的,草木都都浮着一层金色的光芒。有风拂过泛黄的书页,半梦半醒间,他似乎听见那人回家的声音。

大门被轻轻地合上,钥匙串被放置在桌面,球鞋被换成拖鞋,水龙头被拧开又关上,食材被放进冰箱里,其间还有动物在室内四处信步的声音。

好像有什么东西凑过来了!他睁开眼,小熊正专注地舔着小木桌上的甜点,发现他醒来,又立刻装作什么也没发生过的样子无辜地望着他。

他拿起小桌上的眼镜戴好,合起书侧身问道:“是你吗,John?”
那人从厨房后门的门框中露出半截身子,没说话,只是给了他一个微笑。
“欢迎回家。”他轻吐出这句话,心里洋溢着无法言说的喜悦。

暖阳还未被...

Valentine’s Day


Reese从走廊尽头走来,下意识地瞥了一眼小熊的专座,却发现软垫上空无一狗。
“Finch,熊呢?”
“Ms. Shaw说要和它过夜,然后带走了它。”Finch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Reese,“它甚至没有流露出一点不舍。”说罢站起身,又好像突然想到什么似的:“Mr. Reese,介于你我今晚都没有适宜的约会对象——我想你应该会同意与我共进晚餐。可以吗?”

两人从图书馆里出来时,天还未晚。
“我知道几个街区外新开了一家甜甜圈店——”
“Mr. Reese?我预定了全城最美味的牛排,你却想凭几个甜甜圈糊弄我吗?”
“……我投降。”特工眯起眼睛来,笑意怎么也藏不住。
不知道今晚这座城市会不会...

City Of Stars


结束了一天的行动,Reese终于能在落地窗前来一杯双份威士忌。窗外的城市还没有倦意,视线所及的地方都亮着灯光,寥寥的夜空中看不到几颗星星。他突然想起在鄂尔多斯的那个晚上,眼前的人一根接一根地掷出信号灯,平稳,匀速,看不出丝毫犹豫,又像是在徒劳地进行某种倒计时。幽蓝的灯管在空中划出一道道弧线,映在他的瞳孔中,他记不清自己有没有失神,哪怕只是一瞬间。
他往杯子里加了点冰,晃了晃,想听听冰块撞击杯壁的声响。房子里没有灯光,他所立之处全靠窗外的光线照亮。
他总是在对的时间出现在对的地点,却对最最珍惜的人爽约。星光溅了一点到他幽深的眼睛里。
“只要你说出来”,她的声音还是那样温柔又倔强,像温暖的猫咪在他怀...

喜欢


案上的甜甜圈
小熊溅出去的洗澡水
那用书本构建的小小堡垒
再也不会出现的你的笑容
都离我远去

冬日


今天的纽约风和日丽,中央公园里,阳光穿过枝丫,洒了满地。Harold牵了小熊缓缓走着,John则把双手插在大衣口袋里,右手把玩着兜里的蓝牙耳塞。

这样的日子里,遛狗的人们随处可见,小熊轻松地觅到了心仪的对象,带着Harold欢快地上前去。Harold甚至来不及回头给John一个惊恐又无奈的眼神,但下一秒他听见John的声音:“Finch,你想吃冰淇淋吗?!”

Harold踉跄着回头,他看见被暖阳包裹的空气中,Mr. Reese指着街角的冰淇淋车笑得那样灿烂,他曾经错过的那些笑容,都在这一刻向他涌来。

描摹

来人穿着浴衣坐在玄关边话着家常,不时抿一口玻璃杯里的麦茶。正午的阳光漏了一点到室内来,话语变成了缓缓上升的气泡,飘到空中才开始破裂。

© A-venir | Powered by LOFTER